0%

梨花又开放

今天说点不一样的,聊聊「梨花又开放」这首歌的歌词。

历史

「梨花又开放」是周峰根据谭咏麟的经典粤语歌曲「迟来的春天」重新填词而作,谭咏麟的「迟来的春天」则根据因幡晃的「夏にありがとう」重新填词。

另有香港已故巨星张国荣英文版本「Good Morning Sorrow」,收录于1978年发行的专辑「Daydreaming」中。

歌词

梨花又开放
原唱:周峰
作词:丁小齐
作曲:因幡晃(日)

忘不了故乡 年年梨花放
染白了山岗 我的小村庄
妈妈坐在梨树下 纺车嗡嗡响
我爬上梨树枝 闻那梨花香
摇摇啊洁白的树枝 花雨漫天飞扬
落在妈妈头上 飘在纺车上
给我幸福的故乡 永生难忘
永生永世我不能忘

重返了故乡 梨花又开放
找到了我的梦 我一腔衷肠
小村一切都依然 树下空荡荡
开满梨花的树下 纺车不再响
摇摇啊洁白的树枝 花雨漫天飞扬
两行滚滚泪水 流在树下
给我血肉的故乡 永生难忘
永生永世我不能忘

摇摇啊洁白的树枝 花雨漫天飞扬
两行滚滚泪水 流在树下
给我血肉的故乡 永生难忘
永生永世我不能忘

摇摇啊洁白的树枝 花雨漫天飞扬
两行滚滚泪水 流在树下
给我血肉的故乡 永生难忘
永生永世我不能忘

赏析

梨花又开放的歌词,可以说是纸短情长的典范。

歌词共分上下两阙,上阙是回忆歌者的童年,下阙则是重返故乡的所见所想。上下两阙共同出现的意象是:梨花(梨树)、村庄(故乡、山岗);只在上阙中出现的意象是:妈妈、纺车。共同出现的意象是触景生情的基础,只在回忆中出现的意象则是触景生情的情感寄托所在。

两阙中 A 段的故乡、梨树一切都依然,甚至梨花开得都一样茂盛。这勾起了「我」的回忆,从而构成了触景深情的基础。但是梨树下空荡荡、纺车不再响。为什么纺车不再响了?因为妈妈已经走了。由纺车作为牵线:纺车不再了,也就是妈妈不在了。哀而不伤的情绪,由此喷薄而出。

B 段里,「我」摇动梨树枝,花雨同样的漫天飞扬。但不同的是,回忆中梨花飘在妈妈头上和纺车上,现在却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呆立树下。回忆中的妈妈操作纺车会是什么神情?想必是问题又宠溺的表情,看着调皮的「我」吧!然而,妈妈走了,不再了。如今还能摇动梨树的我,只能任凭梨花飘落,想要见妈妈,却只能在想象当中。妈妈已经不在,能够寄托思绪的,就只能是依然还在的故乡、村庄。此时,故乡村庄已经变成了妈妈的化身——妈妈给我幸福、给我血肉,那我当然永生难忘!永生难忘的,不是明面上的故乡,而是妈妈。

全歌词只说难忘,不说想念;只说故乡,不说已经离去的母亲。但是,对母亲的想念思念却跃然纸上,让人动容。此等的触景生情,只在归有光的「项脊轩志」中见到过: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后人评价项脊轩志,讲「此意境人人所有,此笔妙人人所无」,又讲「盖古今来事无巨细,唯此可歌可涕之精神,长留天壤」。想来把这些用在评价这首歌词中,也是恰如其分的。

俗话说,投资效率是最好的投资。 如果您感觉我的文章质量不错,读后收获很大,预计能为您提高 10% 的工作效率,不妨小额捐助我一下,让我有动力继续写出更多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