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英语语法之五:非谓语动词

在很早的上一篇文章中,我们讲了英语当中的时态选择。时态选择涉及到的主要是谓语动词的形态变化。此篇继续讲动词,不过话题转向非谓语动词。

独立子句与主谓结构

任何一个独立子句(independent clause)都有且只有一套主谓结构。

什么叫独立子句呢?我们知道,英文当中的句子是有主句和(可选的若干个)从句之分。在不考虑并列的情况下,主句和(各个)从句就都分别是独立子句。如果存在并列,那么并列的若干分句又分别是独立子句。其中,既没有从句又没有并列的主句,称为简单句。在英语中,简单句有五种基本句型。这一点,我们在系列第一篇中已经处理过了。

什么叫主谓结构呢?引用系列第一篇中的表述如下:

从意思上说,一个完整句子表达的无非是「一个人/一个东西怎么样了」。这里「一个人/一个东西」称为主语部分(subject),告诉人们「这个句子讨论的是『一个人或者一个东西』」;「怎么样了」称为谓语部分(predicate,也称「述语部分」),它可以是「做了什么事情」或者「具有某种特性」。主语部分形式比较单一,通常由名词性的结构来担任。谓语部分的形式变化较多,五种基本句型实际就是通过不同的谓语部分结构来表达五种类型的含义。
不过,不管谓语部分如何变化,它都由动词起头,并承担主要的表意功能。因此讨论基本句型就有必要讨论谓语动词。

因此,独立子句都有且只有一套主谓结构这个命题可以理解成,在一个独立子句中,你可以说「一个人/一个东西怎么样了」,但不能说成「一个人/一个东西怎么样了怎么样了[怎么样了……]」。不然,句子就成病句了。

谓语动词与非谓语动词

由于谓语部分总是以动词起头,我们就把这个动词称之为谓语动词(predicate verb)。谓语动词又叫限定动词(finite verb);这是因为:谓语动词会受到主语的人称、数量、时态和情态的限制。(这会引出主谓一致的话题,后表。)

这里还有一点需要澄清的地方。
在中文教学中,常用「主谓宾」这样的表述来描述句子结构,似乎谓语和宾语是相互分开独立的部分。但实际上,宾语是谓语的一部分。「主谓宾」里的「谓」实际上指的是「谓语动词」的意思。这一点,在基本句型的讲解中也有体现:我们写 S(ubject) + V(erb) + O(bject) 而非是 S(ubject) + P(redicate) + O(bject)。

一个独立子句都有且只有一套主谓结构的直接推论就是:一个独立子句都有且只有一个谓语动词或者并列的多个谓语动词。

后者的例子比如:「I put the book on the desk and leave the room.」其中 put 和 leave 是并列的两个谓语动词,但整个句子只有一套主谓结构。不过,若写成「I put the book on the desk, and I leave the room.」就是两个并列子句了。这是因为,and 并列的是 I put 和 I leave 两套主谓结构。

在这个规则限定之下,若是要在句子中独立于谓语动词之外表达动作的含义,就必须使用非谓语动词。由于它不受主语的限制,所以也称为非限定动词(nonfinite verb)。在英语中,非谓语动词主要有以下三类:不定式(infinitives),分词(participles,包括现在分词(present participles)和过去分词(past participles))和 动名词(gerunds)。后二者又统称为动状词(verbals)。

除了这三种非谓语动词之外,在其他语言中还有动形词(gerundive,拉丁语)、动名词(supine,拉丁语,和 gerunds 的区别主要在「格」上)、动副词(converb,突厥语、蒙古语等)。

为什么需要非谓语动词

为什么需要非谓语动词,这一问题等价于,为什么人们会要在句子中独立于谓语动词之外表达动作的含义。

这个问题看起来有点傻,但我认为其实还是蛮重要的。因为这影响着我们能否用统一的方式来处理英语中的四种非谓语动词而不需要记忆额外的规则。对这个问题,我有以下朴素的思考:

  • 因为,每个动词作为谓语动词,都能「撑」起一个独立子句。
  • 所以,非谓语动词及其宾语(表语)或其他附属结构摘出来能够和适当的主语组成一个独立子句,它通常可以作为原句的从句存在。
  • 再然后,反过来,从句子简化的角度看待问题,如果将从句的关联词/引导词省略,再将可能重复的主语省略,再将可能存在的情态动词、助动词去掉或者变形,最后从句动词有实际意义不能直接省略,就只好变成非谓语动词了。

在经过仔细观察之后,我发现从句子简化的角度,可以比较一贯地处理英语中的四种非谓语动词组成的短语;当然,对于动名词和分词单独使用分别充当名词和形容词的时候,直接将它们视作是对应词性的单词即可,不需要额外的处理。

不定式(infinitives)

基本形式

英语当中的不定式(infinitives)的基本形式是 to + V,即以不变词(particle)to 引导的动词原形。举例来说,下列句子中,斜体标示的是不定式。

  • I'm glad to know you. | 很高兴认识你。
  • I want to play computer game. | 我想玩电脑游戏。
  • I asked Sophia to help me in English. | 我请 Sophia 帮我提升英语。

不定式的不变词 to 在某些情况下可以省略,形成无修饰不定式(bald infinitives);也就是说,光秃秃的动词原形,可能也是不定式。在使役动词和感官动词之后,往往不定式的不变词 to 需要省略。(原因后表)同样,下列句子中,斜体标示的是不定式。

  • He made us wash his car. | 他令我们为他洗车。
  • I heard her cry out in pain. | 我听见她疼得大哭出声。

在句子当中,视不同情况,不定式可以当做名词、形容词、副词的角色来使用。

不定式的句子简化

我们来看几个用到动词不定式的场景中,不定式都起到了什么成分的作用,以及它可以怎样的从句简化而来。在这部分,我们暂不处理无修饰不定式的情形。

I'm glad to know you.

句子的主干是「I'm glad.」,即「我很高兴」,「to know you」是高兴的原因状语,也就是不定式作为副词结构。因此原句如果以很重的翻译腔来翻译的话,应该是:「我很高兴因为我能认识你」。于是很容易得到它的原句:

I'm glad because I can know you.

简化流程:

  • 主句主语和从句主语均为「I」,因此可以省略;原句变为:I'm glad because I can know you.
  • 主句谓语动词 am 和从句谓语动词 can 不能同时出现,且从句表意动词是 know 而非 can,因此can 改为 to 以保留「不确定的语气」;原句变为:I'm glad because I can to know you.
  • 简化完成。

I want to play computer game.

句子的主干是「I want sth.」,即「我想要 sth」。显然,「to play computer game」是想要的动词宾语,也就是不定式作为名词结构。于是很容易得到它的原句:

I want that I will play computer game.

简化流程:

  • 主句主语和从句主语均为「I」,因此可以省略;原句变为:I want that I will play computer game.
  • 主句谓语动词 want 和从句谓语动词 will 不能同时出现,且从句表意动词是 play 而非 will,因此will 改为 to 以保留「不确定的语气」;原句变为:I want that I will ~ to play computer game.
  • 简化完成。

I asked Sophia to help me in English.

句子的主干是「I asked Sophia.」,即「我请求 Sophia」。「to help me in English」是 Sophia 的宾语补足语,也就是不定式做名词/形容词结构。于是很容易得到它的原句:

I asked Sophia whether she will help me in English.

简化流程:

  • 主句宾语和从句主语均为「Sophia」,因此可以省略;原句变为:I asked Sophia whether she will help me in English.
  • 主句谓语动词 asked 和从句谓语动词 will 不能同时出现,且从句表意动词是 help 而非 will,因此will 改为 to 以保留「不确定的语气」;原句变为:I asked Sophia whether she will to help me in English.
  • 简化完成。

不定式的特点

从以上三例可以看到,不定式和助动词关系密切,从句子简化的角度来看,不定式可以视作是助动词的变形。在这个过程中,不定式的不变词 to 一方面承担了语法功能,一方面表达不确定的语气。下表更详细地描述了助动词和不定式(的不变词)之间的相似性。

助动词 不定式(的不变词)
都要接动词原形 I will go. I want to go.
都表达不确定语气 He is right. -> He may be right. He is right. -> He seems to be right.
都需要借完成式表达过去时间 It might have rained last night. It seems to have rained last night.

助动词缺少表达过去时间的能力。一般理解上,could 是 can 的过去式,而 might 是 may 的过去式。但实际上,它们在实际表意中,只能表示比 can/may 更弱的猜测力度,而不能表示对过去的猜测。比如「It may rain (in minutes).」和「It might rain (in minutes).」都表示「可能要下雨了」,都表示对现在/将来的猜测。若是要表达对过去的猜测,必须借助完成式,写成 It may/might have rain last night.

此外,很容易发现常见助动词和不定式表达之间的对应关系。

助动词 不定式
must have to
shall/should ought to / be responsible to
will/would be going to
can/could be able to
may/might be likely to

无修饰不定式

在处理通常形式的不定式时,我们注意到不定式的不变词 to 可以视作是助动词的变化。在表意上,它表达了不确定性。据此,我们可分析看看何种情况下不定式应省略不变词,成为无修饰不定式。——当必须使用不定式,但又不能表达不确定性时,就应该省略不变词,变成无修饰不定式。

我们对比以下两例:

  • He made us wash his car.
  • He asked us to wash his car.

在这里,made 是使役动词而 asked 是普通动词。使役动词和普通动词的区别就在于,使役动词后的动作是具有强制性的,换言之也就是没有不确定性。这就是传统语法书里写的「使役动词后需要使用动词原形」的原因。

继续观察以下两例:

  • I heard her cry out in pain.
  • I see the boy play on the playground.

在这里,heardsee 都是感官动词。感官动词与普通动词的区别就在于,感官动词是「感受到的真相」。真相当然就没有不确定性,因此其后不能用 to 引导的不定式来表达不确定性。

小结

不定式的基本形态是 to + V;其中 to 是不变词,可视作助动词的变形,承担语法功能,同时表达「不确定性」。当不定式所处的上下文没有不确定性时,就要省略不变词,变成单纯的动词原形 V,此时称作无修饰不定式。

不定式在句子中可以承担名词、形容词、副词的功能。

动名词(gerunds)

上一节介绍了不定式,不定式可以用来充作名词。这一节讲同样可以充作名词的动名词。

基本形式

在英语中,动名词的基本形式是 V-ing,即,在动词原形之后,加上 ing 作为后缀。举例来说,下列句子中,斜体标示的是动名词。

  • Swiming is my favorite sport. | 游泳是我最喜欢的运动。
  • I really enjoyed playing computer game with my brother that night. | 我着实享受那晚与哥哥一起玩电脑游戏。

动名词与名词——单独使用

在第一个例句中,Swiming动名词单独使用的例子。单独使用的动名词与普通名词没有太大的区别,都可以充当主语、动词宾语或者介词等需要名词填充的语法成分。

  • Swiming is my favorite sport. | 主语
  • My favorite sport is swiming. | 动词宾语做主语补语
  • I enjoy swiming daily. | 动词宾语做句子宾语
  • I'm not afraid of death, but I'm afraid of dying. | 介词宾语

不过,动名词涉及到的动作通常带有延续性的意味。比如

  • swiming 总要多划几下才叫游泳,不然只能叫扑腾;
  • climbing 总要持续地爬才叫攀登,不然只能叫小童学步;
  • dancing 总要连续一串动作才叫跳舞,不然只能叫抽风;
  • drinking 总要喝几口才能叫喝酒,不然只能叫酒精中毒。

此外,因为动名词含有动作的意味,所以它通常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抽象名词。因此,动名词通常都是不可数名词。但也有少许例外,比如

  • There will be two weddings at the auditorium tomorrow night.

名词从句简化——动名词短语

处理完了动名词单独使用的情形,接下来处理所谓的动名词短语

I really enjoyed playing computer game with my brother that night.

句子主干是「I enjoyed object」,即「我享受 object」。「playing computer game with my brother that night」是 enjoyed 的宾语。于是很容易得到它的原句:

I really enjoyed that I played computer game with my brother that night.

简化流程:

  • 主句宾语和从句主语均为「I」,因此可以省略;原句变为:I really enjoyed that I played computer game with my brother that night.
  • 主句谓语动词 enjoyed 和从句谓语动词 played 不能同时出现,因此需将从句谓语动词修改为非谓语动词。由于充当名词成分,候选项有 to playplaying。考虑到此处无不确定语气,因此选择动名词;原句变为:I really enjoyed that I played playing computer game with my brother that night.
  • 简化完成。

Killing enemies on battlefield is glory of soldiers.

句子主干是「subject is glory」,即「subject 是荣耀」。「Killing enemies on battlefield」是句子主语。于是很容易得到它的原句:

That soldiers kill enemies on battlefield is glory of soldiers.

简化流程:

  • 主句补语的所有格与从句主语都是「soldiers」,因此可以省略;原句变为:That soldiers kills enemies on battlefield is glory of soldiers.
  • 主句谓语动词 is 和从句谓语动词 kills 不能同时出现,因此需将从句谓语动词修改为非谓语动词。由于充当名词成分,候选项有 to killkilling。考虑到此处无不确定语气,因此选择动名词;原句变为:Killing enemies on battlefield is glory of soldiers.
  • 简化完成。

Being invited here is my honor.

句子主干是「subject is honor.」,即「subject 是荣耀」。「Being invited here」是句子主语。于是很容易得到它的原句:

That I was invited here is my honor.

简化流程:

  • 主句补语所有格与从句主语都是「I」,因此可以省略;原句变为:That I was invited here is my honor.
  • 主句谓语动词 is 和从句谓语动词 was 不能同时出现,因此需将从句谓语动词修改为非谓语动词。由于充当名词成分,候选项有 to bebeing。考虑到此处无不确定语气,因此选择动名词;原句变为:Being invited here is my honor.
  • 简化完成。

注意,这里 being invited 是动名词的被动形式。其中 being 当中的 be 是不表意的,真正起到作用的是后缀 -ing 形成动名词。对于动名词的被动形式,和我们在动词时态中处理被动语态中一样,将 be-动词当成正常的动词,而后取其动名词形式。

I don't like John's calling my girlfriend day after day.

句子主干是「I don't like object」,即「我不喜欢 object」。「John's calling my girlfriend day after day」是句子宾语。注意到,动名词 calling 和普通名词一样,可以被所有格限定。而所有格的人称,即是动名词对应动作的逻辑主语。于是很容易得到它的原句:

I don't like that John is calling my girlfriend day after day.

简化流程:

  • 主句主语和从句主语不同,因此从句主语不能直接省略,而应当变为所有格;原句变为:I don't like that John John's is calling my girlfriend day after day.
  • 主句谓语动词 do 和从句谓语动词 is 冲突,且从句谓语中实际承担表意的是 calling,因此可以直接删除从句谓语动词 is;原句变为:I don't like that John John's is calling my girlfriend day after day.
  • 简化完成。

小结

动名词的基本形式是 V-ing。动名词可以单独使用,也可以组成动名词短语。不论是单独使用还是组成动名词短语,动名词都在句子当中充当名词成分。

单独使用的动名词和普通名词差异不大,但有以下一些特点:

  • 表达的动作带有延续性(后缀 -ing 的功能);
  • 通常是不可数名词。

组成动名词短语时,动名词短语可看做是名词从句的简化。具体是何种名词性从句,取决于动名词短语在原句中的地位。在简化名词性从句时,若从句谓语动词不带有不确定性且主句不表达不确定性,则需使用动名词,组成动名词短语。在遇到从句主语与主句主语或所有格不重合时,在组成动名词短语时需将从句主语变成所有格。

在英语中,非谓语动词里的动名词和不定式都可以在句子当中充当名词成分。不同的是,不定式带有不确定性,而动名词带有延续性

分词(participles)

基本形式

英语里的分词包括现在分词(present participles)和过去分词(past participles)。

  • 现在分词的基本形式是 V-ing,与动名词完全相同。
  • 过去分词的基本形式是 V-ed

分词可以单独使用,类似形容词。举例来说,下列斜体标示的是现在分词:

  • The flying bird is cute. | 那只正在飞的小鸟很可爱。(现在分词作形容词,修饰主语)
  • I love the flying bird. | 我喜欢那只正在飞的小鸟。(现在分词作形容词,修饰宾语)
  • The bird is flying. | 那只小鸟正在飞。(现在分词做形容词,作为主语补足语修饰主语)

下列斜体标示的,则是过去分词:

  • The boiled water is safe to drink. | 开水喝起来安全。(过去分词作形容词,修饰主语)
  • Please give me a bottle of boiled water. | 请给我来一杯开水。(过去分词做形容词,修饰宾语)
  • The water is boiled. | 水开了。(过去分词做形容词,作为主语补足语修饰主语)

分词可以组成分词短语,充当形容词成分。举例来说,下列斜体标示的是现在分词短语和过去分词短语:

  • Children studying in school make lots of friends. | 在学校读书的孩子们交了很多朋友。(现在分词短语做后置定语,修饰主语)
  • Soldiers wounded in war are sent home. | 在战场上受伤的士兵们被送回家了。(过去分词短语做后置定语,修饰主语)
  • Soldiers being sent home are wounded. | 正被送回家的士兵们受伤了。(现在分词短语,被动式,做后置定语,修饰主语)

分词可以有特别的分词构句,充当副词成分。因为分词通常意义上被理解成形容词,不能充当副词成分。因此,对这种特别的语法现象,人们称之为分词构句。举例来说,下列斜体标示的是分词构句:

  • Wounded in war, the soldiers are sent home. | 因为在战场上受了伤,士兵们被送回了家。(过去分词构句,做原因状语)
  • Running for four hours, John is exhausted. | 跑步 4 小时后,约翰筋疲力尽。(现在分词构句,做时间状语)
  • Having been treated unfairly, Lisa quits her work. | 因为被不公平地对待,丽莎辞职了。(现在分词构句,完成式,做原因状语)

下面分别就几种分词的使用方法讨论。

分词与形容词——单独使用

在传统语法里,分词是形容词。分词可以做定语修饰主语或者宾语,也可以作为主语补足语(表语)修饰主语。在这个意义上,分词与形容词完全一样。

  • The black dog is pitiful. | 黑狗很可怜。(形容词作定语修饰主语)
  • The barking dog is pitiful. | 汪汪叫的狗很可怜。(现在分词做定语修饰主语)
  • The wounded dog is pitiful. | 受伤的狗很可怜。(过去分词做定语修饰主语)
  • I see a black dog. | 我看见一只黑狗。(形容词做定语修饰宾语)
  • I see a barking dog. | 我看见一只汪汪叫的狗。(现在分词做定语修饰宾语)
  • I see a wounded dog. | 我看见一只受伤的狗。(过去分词做定语修饰宾语)
  • The dog is black. | 这狗是黑的。(形容词做主语补足语,修饰主语)
  • The dog is barking. | 这狗正在叫。(现在分词做主语补足语,修饰主语)
  • The dog is wounded. | 这狗受伤了。(过去分词做主语补足语,修饰主语)

很显然,我们得到分词的第一个特点:现在分词和过去分词都能如普通形容词一样,用于定语和主语补足语

此外,仿照之前处理不定式和分词的时候,我们可以将 -ing-ed 视作是形容词后缀,和 -ful, -able, -less 之类的一样,表达一种特定的含义。-ing 暗示「持续」或者「正在发生」的含义;-ed 暗示「被动」或者「完成」的含义。

有了这一认识,动词时态时态选择中处理进行式和被动语态的表述就很好理解了。而且,这一认识可能比 be + V-ing 表示进行以及 be + V-ed 表示被动的公式更好。比如说:

  • 「The dog is barking.」意思是「这狗正在叫」,看似是 be + V-ing 的功劳。但实际上「The barking dog」里没有 be-动词,也表示「正在汪汪叫的狗」。可见,表达「持续」或者「正在发生」的含义的是 -ing 后缀,而非 be + V-ing 这一结构。
  • 被动语态也有类似处理,而且,be + V-ed 有时候也不表示被动。比如「The leaves are all fallen.」译作「叶子掉光了」。这里的翻译,取过去分词的「完成」意味,而不能套用 be + V-ed 表示被动语态。
  • 又比如进行式和被动式的混合「The case is being investigated by police.」,如果以「背公式」的方法来学习,那就又要背下「Be + being + V-ed」表示进行式的被动语态。但如果按我们这里的认识就很简单了。is 无需翻译,beingbe 无意义而 -ing 表示「正在」,-ed 表示被动翻译为被调查。于是译文就脱口而出:「案件正在被警察调查」。

形容词性从句简化——分词短语

处理完了分词单独使用的问题,接下来我们看看分词短语。形容词性从句简化后,往往留下分词短语。

Children studying in school make lots of friends.

句子的主干是「Children make lots of friends.」,即「孩子们交了很多朋友」。「studying in school」是修饰主语的定语。因此很容易得到原句:

Children who are studing in school make lots of friends.

简化流程:

  • 主句主语和从句主语(先行词 who)相同,因此可以省略;原句变为:Children who are studing in school make lots of friends.
  • 主句谓语动词 make 与从句谓语动词 are 冲突,而从句谓语中实际承担表意的是 studing。因此,可以直接去掉从句谓语动词 are;原句变为:Children who are studing in school make lots of friends.
  • 简化完成。

Soldiers wounded in war are sent home.

句子的主干是「Soldiers are sent home.」,即「士兵们被送回了家」。「wounded in war」是修饰主语的定语。因此很容易得到原句:

Soldiers who were wounded in war are sent home.

简化流程:

  • 主句主语和从句主语(先行词 who)相同,因此可以省略;原句变为:Soldiers who were wounded in war are sent home.
  • 主句谓语动词 are 与从句谓语动词 were 冲突,而从句谓语中实际承担表意的是 wounded。因此,可以直接去掉从句谓语动词 were;原句变为:Soldiers who were wounded in war are sent home.
  • 简化完成。

Soldiers being sent home are wounded.

句子的主干是「Soldiers are wounded.」,即「士兵们受伤了」。「being sent home」是修饰主语的定语。因此很容易得到原句:

Soldiers who are being sent home are wounded.

简化流程:

  • 主句主语和从句主语(先行词 who)相同,因此可以省略;原句变为:Soldiers who are being sent home are wounded.
  • 主句谓语动词 make 与从句谓语动词 are 冲突,而从句谓语中实际承担表意的是 sent。因此,可以直接去掉从句谓语动词 are;原句变为:Soldiers who are being sent home are wounded.
  • 简化完成。

副性从句简化——分词构句和独立主格

接下来我们来处理分词构句和独立主格。

Wounded in war, the soldiers are sent home.

句子的主干是「The soldiers are sent home.」,即「士兵们被送回了家」。「Wounded in war」是句子的原因状语。因此很容易得到原句:

Because they were wounded in war, the soldiers are sent home.

简化流程:

  • 主句主语和从句主语相同,因此可以省略;原句变为:Because they were wounded in war, the soldiers are sent home.
  • 主句谓语动词 are 与从句谓语动词 were 冲突,而从句谓语中实际承担表意的是 wounded。因此,可以直接去掉从句谓语动词 were;原句变为:Because they were wounded in war, the soldiers are sent home.
  • 简化完成。

Running for four hours, John is exhausted.

句子的主干是「John is exhausted.」,即「约翰筋疲力尽」。「Running for four hours」是句子的时间状语。因此很容易得到原句:

After he was running for four hours, John is exhausted.

简化流程:

  • 主句主语和从句主语相同,因此可以省略;原句变为:After he was running for four hours, John is exhausted.
  • 主句谓语动词 is 与从句谓语动词 was 冲突,而从句谓语中实际承担表意的是 running。因此,可以直接去掉从句谓语动词 was;原句变为:After he was running for four hours, John is exhausted.
  • 简化完成。

Having been treated unfairly, Lisa quits her work.

句子的主干是「Lisa quits her work.」,即「丽莎辞职了」。「Having been treated unfairly」是句子的原因状语。因此很容易得到原句:

Because she has been treated unfairly, Lisa quits her work.

简化流程:

  • 主句主语和从句主语相同,因此可以省略;原句变为:Because she has been treated unfairly, Lisa quits her work.
  • 主句谓语动词 quits 与从句谓语动词 has 冲突,因此要将 has 转化为非谓语动词。利用分词构句,可选项有 havinghad*。考虑到此处没有被动的意味,而完成的意味已由完成式承担。因此,将 *has 变为现在分词 having;原句变为:Because she has Having been treated unfairly, Lisa quits her work.
  • 简化完成。

观察不难得到分词构句的一般规律:

  • 现有两个句子,主语相同。
  • 其中一个句子可以充当另一个句子的状语。这个状语可以是条件状语、原因状语、让步状语、时间状语等各种状语。
  • 将充当状语的句子的主语去掉,将状语里的谓语动词变化:
    • 如果状语是一般式主动语态,则用现在分词构句。
    • 如果状语是一般式被动语态,则用过去分词构句。
    • 如果状语是完成式,则用现在分词构句。

特别地,如果两个句子的主语不同,则需要保留充当状语的句子中的主语。此时形成的结构叫独立主格结构。仅举一例:

  • The condition is favorable. He might succeed. | 两个句子,主语不同。
  • 前句可以充当后句的条件状语。
  • 保留状语从句的主语,而后用现在分词构句,得到:The condition being favorable, he might succeed.

小结

分词分为现在分词和过去分词,他们的基本形态是 V-ingV-ed

分词可以单独使用,与形容词相似,可以充当定语、补语。在分词单独使用时,可将 -ing 视作表达「正在」或「进行」的形容词后缀,可将 -ed 视作表达「被动」或「完成」的形容词后缀。

分词可组成分词短语,可视作是形容词性从句的简化。

分词相关短语也可以从副词从句简化而来。但由于分词是形容词性,所以专门起了名字叫做「分词构句」和「独立主格结构」。前者用于主从主语一致的情况,后者用于主从主语不一致的情况。

俗话说,投资效率是最好的投资。 如果您感觉我的文章质量不错,读后收获很大,预计能为您提高 10% 的工作效率,不妨小额捐助我一下,让我有动力继续写出更多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