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英语语法之十:名词性从句

这是系列文章的第十篇。前作介绍了复合句的概念,并介绍了分析和练习复合句的方法。

考虑到合句本身简单,所以在本系列中略去不讲,将来另开一系列讨论。本系列从此篇开始,介绍各种类型的复句。此篇介绍名词性从句。

复句的种类

在英文当中,除动词外,几种主要词类在剧中充当成分时,都能为相应的从句代替,从而与主句一起组成复句。由此,我们可知英文当中有以下复句类型:

  • 名词性从句
    • 主语从句
    • 宾语从句
    • 补语从句(表语从句)
    • 同位语从句
  • 形容词性从句
    • 各类状语从句
  • 副词性从句
    • 各类关系从句

此篇我们介绍名词性从句。

名词性从句的主要特点

名词性从句有以下一些特点:

  1. 在句中充当名词的角色。这也是名词性从句的由来。
  2. 本身是一个完整的独立子句。也就是说,名词性从句自身可归于五种基本句型里去,并且有相应的组成成分。
  3. 名词性从句通常以一个有时可以省略的 that 开头;它不表意,只有语法功能,表示引导了一个名词性从句。当名词性从句的引导词需要参与表意时,往往需要相应的 wh- 疑问词或是 whether/if 来引导。

主语从句

当名词性从句出现在主语位置时,它就是主语从句。此处举几个例子,并随附说明一些注意要点。

That he finished writing the composition in such a short time surprised us all.

这句话由以下几个独立子句组成:

  1. he finished writing the composition in such a short time. | 他于短时间内写完作文。
  2. something surprised us all. | 某事震惊了我们所有人。

that 加在第一个独立子句之前,形成主语从句,替代第二个独立子句的 something 即得到原句。原句翻译为:他于短时间内写完作文震惊了我们所有人。

此句重点在于表达「我们所有人都惊了」,至于为何事震惊实际处于次要地位。因此,于修辞计,考虑到从句很长,我们倾向于让主句的内容先出来。为此,我们用附加虚词 it 来代替主语从句的内容,作为「形式主语」。原句变为:「It surprised us all that he finished writing the composition in such a short time.」

Who you are doesn't matter at all.

这句话由以下几个独立子句组成:

  1. who you are. | 你是谁?
  2. the question doesn't matter at all. | 这问题根本不重要。

wh- 疑问词 who 一方面具有表意功能,另一方面可以直接引导句子。因而,第一个独立子句可以直接替换主句中的 the question,充作主语从句而得到原句。原句的翻译为:你是谁(这个问题)根本不重要。

当名词性从句替换的名词是一个问题(the question/a question)时,我们往往需要 wh- 疑问词参与表意。

Whether he is telling the truth or not is anyone's guess.

这句话由以下几个独立子句组成:

  1. which he is telling either the truth or not. | 他在讲真话还是假话?
  2. the question is anyone's guess. | 这问题谁也不知道答案。

wh- 疑问词 which 一方面具有表意功能,另一方面可以直接引导句子。再注意到,whether 实际是 whicheither 的合成。因而,第一个独立子句可以直接替换主句中的 the question,充作主语从句而得到原句。原句的翻译为:他在讲真话还是假话(这个问题)谁也不知道答案。

既知 whetherwhicheither 的合成,那么,在表达「是否」的含义并引导名词性从句时我们就可以用它了。在成词日久之后,由于 if 也能表示「是否」的含义,所以在一些情况下以 whether 引导名词性从句时也可以由 if 来引导。但并非所有情形都适合做这样的替换。以下距离不能替换的场景:

  • whether 引导名词性从句位于句首时。此时 if 容易被误认为是在引导一个条件状语从句,产生歧义,故不可。
  • whether 引导名词性从句位于介词之后,充当介词宾语时(此时必然是宾语从句)。此时,介词与 which 组成固定短语,不适合替换成 if,而只能由合成词 whether 来担此任务。

宾语从句

当名词性从句出现在宾语位置时,它就是宾语从句。此处举几个例子,并随附说明一些注意要点。

Liam swears that he will love Sophia forever.

这句话由以下几个独立子句组成:

  1. Liam swears something. | Liam 发誓说了什么。
  2. he will love Sophia forever. | 他会永远爱 Sophia。

that 加在第二个独立子句之前,形成宾语从句,替代第一个独立子句的 something 即得到原句。原句翻译为:「Liam 发誓说他会永远爱 Sophia」。

这里,因为 swears 是一个及宾动词。陈述句中,位于及宾动词之后的,肯定是宾语。所以,此处即使去掉 that,读者也能看出这是一个宾语从句,不至于引起歧义:「Liam swears he will love Sophia forever.」于是,在及宾动词之后,于修辞计,引导宾语从句的 that 可以省略。

举一个反例,若我们在 swears 之后加上方式状语 on the Bible,变成:「Liam swears on the Bible that he will love Sophia forever.」,引导词 that 就不适合省略了。若不然,句子变成「Liam swears on the Bible he will love Sophia forever.」很容易让人困惑。

We all found that he finished writing the composition in such a short time surprising.

这句话由以下几个独立子句组成:

  1. We all found something surprising. | 我们都发现了某事令人惊奇。
  2. he finished writing the composition in such a short time. | 他于短时间内写完作文。

that 加在第二个独立子句之前,形成宾语从句,替代第一个独立子句的 something 即得到原句。原句翻译为:「我们都发现他于短时间内写完作文这件事令人惊奇」。

和主语从句的情形类似。此句重点在于表达「我们所有人都惊了」,至于为何事震惊实际处于次要地位。因此,于修辞计,考虑到从句很长,我们倾向于让主句的主要成分之一的补语(surprising)先出来。为此,我们用附加虚词 it 来代替宾语从句的内容,作为「形式宾语」。原句变为:「We all found it surprising that he finished writing the composition in such a short time.」

与主语从句的情况类似,宾语从句也可以由 wh- 疑问词引导。读者可自己试着造句,此处不做展开。

在某些情况下,宾语从句的内容比主句本身要重要。这时候,宾语从句会被提前。(山东人民应该会感到舒服,笑~)我们来看一个例子。

This is what you've done, I suppose.

这里,正常语序实际应该是:I suppose that this is what you've done. 不过,因为宾语从句的内容比「我猜」更重要,所以它被提到前面,同时去掉引导词 that 并和主句之间用逗号分隔开。

补语从句

当名词性从句出现在补语位置时,它就是补语从句。充作主语的补语时,传统语法也称之为表语从句。此处举几个例子,并随附说明一些注意要点。

The point is that nobody died in the accident.

这句话由以下几个独立子句组成:

  1. The point is something. | 要点在于某事。
  2. nobody died in the accident. | 事故中无人死亡。

that 加在第二个独立子句之前,形成补语从句,替代第一个独立子句的 something 即得到原句。原句翻译为:「要点在于事故中无人死亡」。

与宾语从句的情况类似,位于联系动词之后的,肯定是补语。所以,此处即使去掉 that,读者也能看出这是一个补语从句,不至于引起歧义:「The point is nobody died in the accident.」因此,充作主语补语的补语从句,其引导词 that 在非正式场合下也可以省略。

My education and my experience made me that/who I am today.

这句话由以下几个独立子句组成:

  1. My education and my experience made me something. | 我所接受的教育和过去的经历塑造我成为某事。
  2. I am today. | 我如今的样子。

that/who 加在第二个独立子句之前,形成(宾语)补语从句,替代第一个独立子句的 something 即得到原句。原句翻译为:「我所接受的教育和过去的经历塑造我成为我如今的样子」。注意这里的 am 单独出现,表示「存在」。「我如今的存在」即是「我如今的样子」。

继续 that 省略的讨论。此处,由于补语从句充作宾语的补语,故而前面没有明确的联系动词作为提示。故而,此处不宜将引导词 that 省略。

此处还要额外注意一点。实际上,充当补语的既可以是名词也可以是形容词。因此,简单地说补语从句是一种名词性从句,其实并不能另所有人信服。基于同样的原因,将它归类为形容词性从句,也会有同样的问题。若是把补语从句同时归纳于名词性从句和形容词性从句里面,又生造了一个特例,无甚必要。处理这一问题,我们还是要从表意的角度出发,不要过度纠结,以简御繁为上。

同位语从句

名词性从句当中,比较容易产生误会的就是同位语从句了。为此,我们先来确定一下什么是同位语。所谓同位语,就是用不同的方式,把一个概念再说一遍,并且用逗号隔开。它通常是对抽象概念的解释说明——毕竟,确切的概念也就不必反复说明了嘛。

举几个🌰:

  • My wife, Sophia, is compatible with me very well. | 我爱人,Sophia,与我很合得来。
  • The fact, rabbit eats carrot, is not suprising. | 兔子爱吃胡萝卜这一事实不会令人意外。

两个例子中,Sophiarabbit eats carrot 都是各自主语的同位语,他们和各自的主语是同一个概念。对于同位语,我们往往可以用联系动词将同位语和它解释的对象连起来。比如:

  • My wife is Sophia.
  • The fact is that rabbit eats carrot.

同位语可以解释主语,也可以解释宾语。比如:

  • I love my wife, Sophia. | 我爱我的妻子 Sophia。

同样,宾语 my wife 及其同位语,也可以用联系动词连起来。比如:

  • My wife is Sophia.

以上例子应该足够讲清楚同位语是什么。同时我们也不难发现,同位语和补语之间有不少相似之处。在后续的文章里,我们会再次看到这一点。


现在我们来看同位语从句。同样地,此处举几个例子,并随附说明一些注意要点。

The fact that rabbit eats carrot is not suprising.

这句话由以下几个独立子句组成:

  1. The fact is not suprising. | 这一事实不会令人意外。
  2. rabbit eats carrot. | 兔子吃胡萝卜。

注意这里,第二个子句讲述的内容,就是第一个子句当中的主语 the fact 本身。于是我们在第二个独立子句之前加上引导词 that ,形成同位语从句,作为第一个独立子句的 the fact 的同位语即得到原句。原句翻译为:「兔子爱吃胡萝卜这一事实不会令人意外」。

类似地,我们可以改造出一个对宾语做同位语从句的例子。

One will not be suprised by the fact that rabbit eats carrot.

这句话由以下几个独立子句组成:

  1. One will not be suprised by the fact. | 人们不会对这一事实感到惊讶。
  2. rabbit eats carrot. | 兔子吃胡萝卜。

注意这里,第二个子句讲述的内容,就是第一个子句当中的宾语 the fact 本身。于是我们在第二个独立子句之前加上引导词 that ,形成同位语从句,作为第一个独立子句的 the fact 的同位语即得到原句。原句翻译为:「人们不会对兔子吃胡萝卜这一事实感到惊讶」。

和其他名词从句类似,当被同位语解释的对象是一个问题时,wh- 疑问词就会登场。

The question who the killer is is on the police officer's mind.

这句话由以下几个独立子句组成:

  1. The question is on the police officer's mind. | 这个问题萦绕在警官心头。
  2. who the killer is. | 杀手是谁。

注意这里,第二个子句讲述的内容,就是第一个子句当中主语 the question 本身。考虑到第二个子句是个问句,已经有 wh- 疑问词 who,此处无需 that 做引导即可作为同位语从句。原句翻译为:「杀手是谁这一问题萦绕在警官心头」。

有这三个例子打底,我们来分析一下同位语从句和定语从句的区别。在这里,同位语从句和限定修饰先行名词的定语从句十分相似。他们同样放在名词后面,同样可以由 that 或者 wh- 疑问词引导。从形式上来看,他们很相似。同位语从句和限定修饰先行名词的定语从句之间的区别,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 从表意上说:

    • 同位语从句的内容,就是被其解释的抽象名词本身。因此,被解释的名词和同位语从句之间,可以用联系动词连起来,形成 SVC 的结构。这也体现了同位语和补语之间紧密的联系——实际上在某些语法体系里面,甚至没有同位语的概念,而是将之作为补语的一种来处理。
    • 限定修饰先行名词的定语从句的内容,对先行名词起到限定修饰的作用。先行名词和定语从句之间,无法用联系动词直接连接在一起。
  • 从形式上说:

    • 同位语的 that 只有语法功能,没有表意能力;从句去掉 that 是一个完整句子。
    • 定语从句的 that 不仅有语法功能,还在从句中充当先行词本身;从句去掉 that 变得不完整。

    借助上述三个例子,我们择其一来观察同位语从句和定语从句之间的区别。

  • The fact that rabbit eats carrot is not suprising. | 兔子爱吃胡萝卜这一事实不会令人意外。

  • The fact that is figured out by Liam is not suprising. | 为 Liam 所指出的事实不会令人意外。

    第二个例子当中 that 引导的是定语从句,限定修饰先行词 the fact。显然,我们没法讲:「The fact is that is figured out by Liam」。一是因为表意上不通;二是因为 that 后的句子看起来是个补语从句,但是缺少主语。

    如此,读者应该能比较明确地分辨同位语从句和定语从句。

上述三个例子都是比较典型的同位语从句。下面举三个不那么典型的同位语从句。

  • I'm afraid that I cannot help you. | 我恐怕没法帮你。
  • You should take care that the baby is sleeping well. | 你应当小心让宝贝睡好。
  • I'm not sure whether the police officer will find the killer or not. | 我不确定警官是否能找出杀手。

在这三个例子当中,去掉斜体标识的同位语从句,在主句中我们找不到可供同位语从句解释说明的名词。实际上,这类 case 的主句有被简化。如果把主句改成下面这样,就不难理解了:

  • I'm afraid of the thing.
  • You should take care of the thing.
  • I'm not sure about the thing.

原来,同位语从句是在解释说明被省略掉的 the thing。只不过,在长期的语言实践当中,由于 the thing 本身太虚,没有含义,处于修辞的考虑,就被省略掉了。

俗话说,投资效率是最好的投资。 如果您感觉我的文章质量不错,读后收获很大,预计能为您提高 10% 的工作效率,不妨小额捐助我一下,让我有动力继续写出更多好文章。